疯狂的虫草:拉萨小商铺一天销售收入上百万

 作者:卢汾仡     |      日期:2017-06-03 06:01:02
在拉萨从大昭寺沿八廓东街往南走,不到300米的距离,一座规模不小的清真寺出现在藏式建筑群中,以此为中心,周围区域就是河坝林回民聚居区了这里的人气并不逊于近处的八廓街,但与八廓街的游人不同的是,来这里的人几乎都奔着一个同样的目的,那就是虫草在这片区域中,沿街两边的店铺几乎都是卖虫草的,有不下百家在拉萨从事虫草生意的,以回民居多,久而久之,这里也就形成了远近闻名的清真寺虫草交易市场 虫草商人 八九月的季节并不是清真寺市场最热闹的时候,但马进祥兄弟不到20平的铺子还是能有一天上百万的销售收入,他说这里每家店铺都是如此而如果是在虫草刚产新的五六月份,可能还要翻倍 马家铺子里目前最贵的草,是今年产新的时候从西藏那曲收的,一斤能卖到12万的价格,这种草虫体金黄饱满,品相较好,在大陆的药草店中,加上奢华的包装后价格还能飙升品相最不好的断草,也要卖到七八万一斤 马进祥说,从事虫草生意多年,如今不像一开始那么辛苦,要多次去昌都、那曲等地区“收药”,产新的时候会有地区的藏民将新草带到拉萨来给他 和马家兄弟不同,更多大陆来的虫草商人还是愿意直接去产区收草,一来少了中间的一道差价,二来也更放心 全国十几万做虫草生意的药材商,每年五六月份都是奔波于四川阿坝,青海玉树,西藏拉曲、昌都等主要的虫草产区,在产新的时候买进,储备销量 这种生长在海拔3500米雪线之上的草甸上的生物,以全年130吨左右的全国总产量,吸引着几乎所有有实力的药材商和投资客在普通人眼里,它代表着“天价”,然而在经营者眼中,它却是闪闪发光的财富 药材商罗加万是安徽人,十几年前,为了做药材生意,举家搬来成都从成都双流机场到西藏昌都邦达机场,每天只有一班航班往返“五六月份机票很难买,遇到乘客多,等一个星期都没有回程票是正常的事”,罗加万说 在罗加万的记忆中,虫草价格的涨跌,可谓惊心动魄 自上世纪80年代中药市场开放以来,虫草的价格总体上是呈上涨趋势90年代初国内市场虫草平均价格为每公斤2000元左右,至2003年达到每公斤1.5万元左右2007年,飙升至每公斤12万元左右的历史性高价位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又一路狂泻至3万元,2009年后价格又开始突飞猛进,至今一路看涨 2007年,豪赌虫草的人们赚了个盆满钵满据罗加万回忆,当年虫草产新的时候价格在4.5万每公斤,两个月之内涨到了11万“那一年我们给零售商供货,货款还没收回来,价格已经涨了不知道多少倍了”,他说 2008年5·12地震发生时正值四川产区产新,很多人认为地震会对产量有影响,于是价格从地震发生的12号涨到当月30号,最高达到11万每公斤,之后就开始暴跌到3万多 由于虫草每年都是5月份的时候产新价低,然后随着消费一路上扬,所以很多人就在产新的时候以低点价格大量买入,囤积到春节前需求旺盛之时出手抛售,可是那一年,“很多人亏得想跳楼”,罗加万说 产草的村庄 虫草利益链条中的另一重要环节,就是采挖了毫不夸张的说,在产草的村庄里,这埋在土里的黄金(1327.60,-3.00,-0.23%)就是他们活命的东西 每年五六月份,如果你来到那曲的一些镇上,会发现满大街的小贩在以每把30多元的价格叫卖一种看上去不值十块钱的锄头;如果你去那曲、昌都的各县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办事,会被告知政府机关的其他工作都已基本停顿,工作人员都被调配到各产草地的路口检查站维持秩序;如果你的车在路口、桥头被一群当地村民截停,千万不要以为这是特殊的欢迎,陌生面孔在这样的季节出现在产草区,常常引起当地人戒备而为了争夺产草的山头,村庄与村庄之间发生冲突,也是常有的事 更不可思议的是,一些产草区的学校都会放一个多月的“虫草假”,各家各户的孩子都跟随大人一起上山挖草 天价也让虫草造假从下游环节上升到上游,为了增加虫草的重量,虫草的虫体里有时会被灌入铅粉“虫草捧在手上,往上一抛,最先掉下来的那些,往往都做了手脚”,一些有经验的收草商人说 这种黄褐色的,个头比火柴稍大的东西并不好找,高原草甸上的积雪融化后,冬虫夏草的虫座埋在土里,露出细细的子座在地表,一般人几乎一天都找不到几根 当地人则需要弯下腰,或者跪下来,脸贴在地上,地毯式搜索才可能有所得,所以到了挖草的季节,藏民都是举家出动,在山上扎起帐篷驻扎 “那曲那边的村庄,前些年去的时候很穷,现在都盖了楼房了”,马进祥说,那里的村民都很富裕,有的举家到拉萨来买房,每年挖草的季节再回去两个月 虫与菌在土壤里的相遇,促成了藏民每年一次这样的特殊迁徙,